万搏电竞赛事平台-上海科创中心“制度革新”聚人才 “源头供给”发力原始创新

  (科创上海)上海科创中心“制度革新”聚人才  “源头供给”发力原始创新

  中新社上海11月5日电 题:上海科创中心“制度革新”聚人才 “源头供给”发力原始创新

  作者 樊中华 郁玫

  “中国要走向世界舞台的中央,成为创新的一极,归根结底是要培养出能为某一科学领域发展,甚至为人们认知世界、改造世界‘扣动扳机’的人。”中国科学院院士、上海交通大学常务副校长丁奎岭如是说。

  “原始创新建立在人类的好奇心和真正的热爱之上,并要有深厚的底蕴积累。”中国工程院院士、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院长宁光比喻道:“没有千千万万个在马路上踢球的孩子,就很难出现一支好的足球队。”

  从跟随、并跑到领先,人才是时代发展的“关键词”。在中国科技迈向原始创新的阶段,上海有何底气在完善创新生态、打破制度桎梏、培养聚集科创人才等方面率先突破,代表国家参与全球科技竞争?

  在辉瑞中国研发中心总经理陈朝华看来,良好的创新生态是吸引和涵养人才的重要力量。

  “辉瑞2005年在上海设立了在华首个研发中心,从易入手的职能性部门开始,如今正在向做原研创新稳步推进,”陈朝华说,“这正是基于中国拥有学习能力、背景知识都特别好的人才资源,经过培训和梯队式传授,能够迅速成长。”

  而随着中国研发中心深入参与辉瑞全球的原研创新工作,大批研发人员得以积累了创新药研发及临床试验的经验和能力,而这种知识能力的产出还带动了更多中国临床试验合作者的进步,“为国内创新药研发输送国际水平的高质量研究者及研究团队”。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所研究员蒋华良亦认为,良好的产业生态会反哺科研的进步。“企业在产业驱动下有能力聚集科研人才,投资设立研究机构或展开合作,促进基础研究的进步,同时也可进一步深入高校的人才培养环节,以合作开展面向前沿产业的研发试验等有目标地培养人才。”

  事实上,企业不仅是吸引人才的“磁石”,也可通过创新的机制成为留住人才的“蓄水池”。

  科创企业芯原微电子(上海)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戴伟民对此颇有心得。“我们有50%的销售额在海外,但80%的员工、95%的研发人员在中国。”戴伟民说,通过全民持股的公司制度以及人性化的管理,员工离职率始终低于5%。“将人才、研发留在国内,也是将发展的主动权握在了手中。”

  上海科创办执行副主任彭崧对此十分赞同。“首先应鼓励企业充分发挥市场化行为的作用,以提高研发效率、使用股权激励等措施吸引和留住人才,政府则会在如完善科研经费管理制度改革、探索建立多层次的住房体系等环境建设上予以支持。”

  以上海浦东新区为例,作为上海科创中心建设的核心承载区,已在率先设立全国首个海外人才局、试点自贸区永久居留推荐直通车制度、承接国内人才引进直接落户和留学回国人员落户审批权、探索建设自贸区海外人才离岸创新创业基地等一系列创新人才政策上先行先试,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人才高地。

  而发展原始创新,更意味着要创造有利于基础研究的良好科研生态,释放人才的创新潜能。

  蒋华良指出,当前发展原始创新,科研机构仍需进一步破除机制体制壁垒,以解决重要关键科学问题而非发表论文为导向,尊重敢于试错、甘坐冷板凳的科学精神,给予原始创新包容的环境,“因为原创科学本身就是围绕一个目标无数次试错的过程。”

  丁奎岭同样认为,建立良好的“容错机制”是关键:“原始创新意味着‘从无到有’,应改变凡事追求成功率的思路,允许创新失败,让青年人才仰望星空,大胆尝试。”

  而在彭崧看来,“发展原始创新,意味着我们将要与国际前沿科技和产业实现‘并跑’,甚至在某些领域‘领跑’,因此,更需要出现一批科学大家,不仅有深厚的专业知识、科研能力,更能够指引方向,预判形势,带领中国科研勇闯‘无人区’。”(完)

【编辑:刘欢】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artbarrage.com

标签:,

Related Post